ISSUE 266

高手在旅宿.藏身民宿,藝術展演的複合式人生!

四月最終輯!生活即是舞台

許多旅宿主人兼具藝術多才,也將美感融於生活

從戲劇表演、音樂創作,到古物改造收藏

邀請妳,走進藝術與生活的複合人生!

藏身民宿裡的高手如雲,不只挑戰極限、美的追求,更有老件改造收藏、戲劇和音樂創作的藝術家,從生活中汲取靈感,也將藝術融合於生活。四月特輯壓軸,Dear b&b邀來台南人劇團團長、昏鴉樂團主唱,與鳥飛古物的主理人,與妳分享結合戲劇、音樂、古物的複合式人生!

 

精於鐵工創作的劇團團長-開天窗主人維睦大哥

Q:你好!你的名字是?你現在有幾種工作身份?分別有哪些不同內容?
A:妳好!維睦,3種,我是台南人劇團團長,也是台南社區大學木工、改造家具課程的老師,也因為想改造老屋,變成開天窗的主人。

Q:作為台南人劇團團長,你最初是怎麼開始這份工作?
A:當時認識了華燈教會的神父紀寒竹,和幾個朋友組成華燈劇團,因為我是鐵工出身,負責舞台的道具、燈光,後來也成了台南人劇團的創團班底。

Q:擔任劇團團長時,最常接觸到哪些人?有遇過什麼最難忘,或是有趣的經歷? 
A:每齣戲、劇團每個階段都不一樣,還在華燈劇團的前十年,比較像社團,大家一起排戲,排完戲就一起出去玩,我常常開車載大家去旅行,就像家庭一樣,雖然那時候排戲沒有現在那麼精密、專業,但是一群好朋友為了一件事情努力,所有人「玩一齣戲」,對我來說是很難忘的。

Q:擔任劇團團長,你最享受工作的哪個過程,或最有成就感的部分? 
A:我覺得最享受的是創作過程。一齣戲,觀眾看到的只有最後舞台上的演出,但在排戲的過程是非常迷人的!劇場不是一個人的創作,是很多人組合在一起創作,像是一個設計丟出來,會經過大家第二次消化、第三次消化,經過彼此拉扯影響,最後出來的成果可能和最初不同,但會變得更精彩、更有趣!

Q:那在工作的過程,有遇過什麼困難,或是討厭的地方嗎?
A:情緒吧,當工作到了一個階段,累積的情緒和壓力會越來越大,但這是每次創作都必須面對的撞牆期,可能會有各自的堅持或爭執,但最後做戲出來,就會各自放下。每次遇到心裡就知道「來了!」,只要熬過去就會豁然開朗,如果少了這個過程,戲可能就沒那麼精彩了(笑)。

Q:同時你也是開天窗的主人、木工和家具改造的老師,不同工作之間有什麼影響,或給你什麼養分?
A:這就是我個人生活上的樂趣!戲劇、木工或家具都是打掉重來的過程,甚至開天窗,對我來說,每件事情都是創作的過程。因為我是技術工出身,也在劇團讀文本,不像一般設計師畫好圖就給人施工,我是畫好圖,製作過程也會再消化、創作出新的作品。

Q:現在擁有多重身分,對你而言,什麼是你的理想日常?
A:我喜歡做東西,現在不是在劇場,就是在工廠,但通常是為了劇團、為了上課才做木工或道具。可以的話,希望能有完整的時間,找尋材料、單純做自己的創作。

Q:未來還有什麼新目標?或是其他想挑戰的工作或夢想?
A:好忙欸!現在太忙了!現在很多事情都是別人找我,也不一定是我自己找來做,人家需要木工我就做木工,需要鐵工我就做鐵工,光是這樣就忙不完了!

音樂影像多才的樂團主唱-Miaoko Hostel 主人中立

Q:你好!你的名字是?你現在有幾種工作身份?分別有哪些不同內容?
A:哈囉!我是中立,3種,昏鴉樂團主唱、MV影像導演,也是Miaoko Hostel的主人。

Q:作為昏鴉樂團主唱,你最初是怎麼開始這份工作?
A:因為想玩團啊!但我是很有名地很晚才開始玩團,不像別人在高中、大學的熱音社,我是當完兵才開始,朋友給了一把吉他,就找了幾個人一起組團,沒想到意外玩得不錯!

Q:擔任樂團主唱時,最常接觸到哪些人?有遇過什麼最難忘,或是有趣的經歷? 
A:應該是我們去中國巡演,去了一個月,整個月都開著一輛小巴士,但不像電影裡那麼浪漫,是很多人一起擠在小台巴士裡,開了大概七千公里,中間遇到很多奇怪的人,那個巡演過程是非常難忘的!

Q:擔任樂團主唱,你最享受工作的哪個過程,或最有成就感的部分? 
A:我覺得是演出的時候,看到台下有人會跟著唱,發現自己的音樂也有影響到人,會滿有成就感的。

Q:那在工作的過程,有遇過什麼困難,或是討厭的地方嗎?
A:其實都還好,因為我們不是職業樂團,都是好玩、喜歡玩音樂;但在錄音的過程,可能難免要對拍子、對很多細節,必須科學、理性地進行,當然不像表演這麼好玩,但還是比我在民宿裡換床包還有趣(大笑)。

Q:同時你也是Miaoko Hostel主人、也拍過影像作品,不同工作之間有什麼影響,或給你什麼養分?
A:音樂和影像是很match的,很容易溝通,我知道什麼時候要對拍子、對影像,都是我擅長的。和經營民宿就不同,像是Miaoko的fb,我們不會推薦你一定要去什麼景點,比較是從個人的感覺出發,拍張照、寫點文字,可能有很多人看不懂但I don’t care,反正知道我們的人喜歡就好;而這些也會變成後來我在專輯裡的創作,像是看了一整晚的閃電,或是在海邊的生活,變成音樂創作上的靈感。

Q:現在擁有多重身分,對你而言,什麼是你的理想日常?
A:因為我們最近在準備咖啡店,我理想的狀態是,兩邊都有員工,每天來看一下、喝杯咖啡,再回去看海、寫寫歌,很輕鬆的生活;但實際上,還是要自己換枕頭套、打掃民宿啊,也要自己煮咖啡,和我理想中完全不同,雖然也沒什麼不好啦!而且我們當初搬到花蓮,理想中的生活是每天爬爬山、衝浪,朋友都以為我們很悠閒,但現在還是很忙,其實和台北的生活一樣(笑)。

Q:未來還有什麼新目標?或是其他想挑戰的工作或夢想?
A:最近除了忙咖啡店,樂團也剛錄完音,目前還要台北花蓮來回兩邊跑,光是這樣就忙不過來了!我可能等專輯告一段落,才有時間再慢慢思考有什麼可以玩。

 

兼及收藏修復的古物狂熱份子-Paripari apt. 主人家宏

Q:你好!你的名字是?你現在有幾種工作身份?分別有哪些不同內容?
A:嗨!我是家宏,2種,鳥飛古物的主理人,有收藏、有買賣、也會幫忙修復老東西,算是半個收藏家,就是一個「古物狂熱份子」;同時也是Paripari apt.的主人。

Q:作為鳥飛古物的主理人,你最初是怎麼開始這份工作?
A:最初是愛逛網路居家和老件佈置,因為家裡重新裝修,才開始搜集、把家裡倉庫當展示間,後來就有了「鳥飛」這個品牌。

Q:擔任古物收藏家時,最常接觸到哪些人?有遇過什麼最難忘,或是有趣的經歷? 
A:我收的東西都是庶民的古物,我也相信老東西都承載著某一段的記憶,會有自己的氣場。最獨特的是,之前有一位台北客人,提到他會感應,而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守護神,他就說我的守護神會讓我比較容易接觸到古物,雖然沒有特別驗證,但我後來發覺常常快沒貨了,就會陸陸續續有人打電話或有好的消息,在收老件這塊都滿順利的。

Q:擔任古物收藏家,你最享受工作的哪個過程,或最有成就感的部分? 
A:成就感有很多方面!第一是得到家人的認同,第二是拿到客人面前,發現他們把老物運用得更出色,也是在做古物的過程中獲得更多成就感。第三是透過古物認識了很多原本不會認識的人,甚至會有藝人來買,像是許效舜、瑪莎和他太太、紀培慧,還有最近來過的馬克媽媽。

Q:那在工作的過程,有遇過什麼困難,或是討厭的地方嗎?
A:一開始當然是徵求家人的理解,很希望讓他們了解我做的事情,因為家人也一直支持我。但也沒遇過真正的困難,因為這是我想走的路,遇到事情就想辦法面對、解決,目前都能順利度過。

Q:同時你也是Paripari apt. 的主人,不同工作之間有什麼影響,或給你什麼養分?
A:我一直覺得過去每個經驗都是養分,因為我和另一個夥伴小又,以往做了很多嘗試,像我透過古物交流,訓練自己的陳設和空間佈置,也學習累積不少美感,或是我們之前做萬屋砌室,能把過去的經驗帶到Paripari,比較不用犯錯,我們生出來的作品,也就是Paripari apt. 才會是現在的樣子。

Q:現在擁有多重身分,對你而言,什麼是你的理想日常?
A:是旅行,能夠把自己倒空、再慢慢填滿。因為平時需要顧及不同空間,也會擔心古物貨源、有現實的壓力,現在能順順地做好每件事,就滿好的。

Q:未來還有什麼新目標?或是其他想挑戰的工作或夢想?
A:夢想很多啦!但我們有把握的是古物,而且做什麼事情,就要像什麼事情,之後希望能穩定古物的貨源,累積自己的能量,讓大家看到鳥飛;之前雖然想到台北開店,因為在台北可能比台南接觸到更多人,但這個想法可能會隨著年紀再有所變化也說不定(笑)。

展開閱讀

不只展演,住進藝術家的生活舞台

不只在劇場、舞台、櫥窗展演

身兼多才的主人,也樂意與妳分享日常美好

歡迎來花蓮,聽著海聲數星星

漫遊台南,打開劇場的天窗、重返復古時空

在台南,劇團團長的改造老屋|開天窗

走在台南的巷弄裡,結實累累的木瓜樹、開展枝葉的青綠植栽,向著暖煦的光。來到岔路口,一幢開著大窗的透天厝,循紅色樓梯扶手攀上三樓的斜屋頂,拉起窗框角落的兩個鐵栓,雙手一推,午後的陽光在臥鋪上攤平,涼風從窗口送入,然後流動了起來──開天窗,通往迷人的未知劇場。


在花蓮,樂團主唱的海邊小屋|Miaoko Hostel

一場星星的夜裡,旅人背著多年的後背包、戴著一頂漁夫帽,無論晴雨,隨著海風的氣息走,就能推開一扇門,走進那遙遠的深夜公路裡。Miaoko Hostel,在花蓮小漁村的廟口前亮起粉紅色的霓虹燈,在平凡的遊客中心招牌下,低調又率性地唱著自己的歌、上映著關於生活與日常的電影。


在台南,古物收藏家的復古時空|Paripari apt.

漫步於台南老城光景,疊錯著繁華與落盡的歲月,日光輕輕照亮外牆淺綠色的二丁掛磁磚,紅燈籠與復古藍綠遮雨棚映著陽光,曬亮了白色字樣「PARIPARI」,門扇栩栩塗繪著兩隻黃虎,擺排著數張木製的舊戲院座椅,門口燈箱亮起,隱身尋常百姓家的Paripari apt.,邀妳重返1960復古時髦的美好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