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 236

金門x土豆音樂祭.落地而生,唱進島嶼聚落的夢想實踐

金門首創、在地自造──土豆音樂祭!

2017107日到1010日,連續四天的音樂表演

串聯金門的聚落與故事,唱進小島的生活風景

 

她們是敬土豆,走過世界、再度返鄉的金門三姊妹

以音樂、以理想為根,敬一個無限生機的金門!

今年十月,金門最貼地而生的「土豆音樂祭」!起於音樂玩心、家鄉關懷的熱血,姊妹三人走過世界才回到家鄉,以聚落古厝為場域,交織音樂表演與歷史記憶,敬土豆、敬一個無限生機的金門!

 

 

金門,就是我們姊妹的人生背景色

2014 年舉辦至今的「土豆音樂祭」,不只是金門第一個、以各個聚落為舞台,邀來金門在地和中國、台灣多組樂團,聽眾更是不分男女老幼,這是金門土生土長的三姊妹,飛離家鄉、走過世界不同角落,再度返鄉所種出的新夢想!發起人王維剛說,她始終認為音樂來自生活,而土豆,正是讓所有人走進聚落共同生活的年度盛事。

從小住在金門後浦一帶,在家排行第四的維剛,國小就到城隍廟跟著老師傅學南管、拉二胡,從師大音樂系畢業後回到金門任教,才發覺金門保留了這麼多道地的聚落,卻鮮為人知而深深感到可惜。同樣高中畢業就到台北求學,旅美六年富有博物館、策展經驗的二姊王莛頎,擅長紀錄片攝影和社會心理學背景的三姊王苓,也恰好前後回到金門,她們說,「當時回到金門,並不是為了『要替金門做什麼事』。」而是內心來自於「金門」的牽引。

「金門對我而言,是一種強烈的身份認同。」莛頎說,因為金門是一座孤島,這不僅是金門小孩都有的深沈情感,也是到了台北自然浮現的背景色;後來她去美國主修博物館學、身在紐約藝術文化圈,「每個人都強調自己是誰,我也開始問自己是誰。」她開始介紹這個小島、描繪金門的形象,她才發覺,金門就在她的身體裡面;伴隨策展專業,即使遠在美國,也時常關心金門各式各樣值得發想、被看見的議題,她一直覺得,「金門應該擁有一座好的博物館,能以西方的精神、文化藝術的形式呈現。」漸漸地,「金門」這個背景色,漸漸浮出來變成「前景」,她終於下定決心辭去美國的工作,飛越太平洋回到她最熟悉的家鄉──金門。

 

從音樂、文化到聚落生活的現在進行式

回到金門,原本各自執教、擔任研究助理的姊妹三人,某次因為維剛的朋友有意到金門表演,因為大學時旅行歐洲見過的街頭展演,讓她有了結合「表演」和「遊玩」的想法,也想讓各個聚落的老人小孩加入,於是組成兼及二胡的搖滾樂團、以親切有力的「愛美王大樂隊」為名,展開一連串的聚落走唱,這就是第一屆的「土豆音樂祭」。第二年,維剛邀來北京、台北的樂團朋友,以音樂為載體,不用出門就有藝術、回歸文化與社會的初心,如同吟遊詩人般的浪漫精神,將分散在聚落裡的人串聯在一起。

土豆出現之後,二姊莛頎、三姊王苓分別辭職,成立了「敬土豆文化工作室」,和維剛一起延續土豆的可能。不只是走進聚落歡樂一晚,也不是單純的保存修復,莛頎說,「我們將聚落生活看作一種現代的生活方式,聚落還沒死亡,我們就不必特地『保存』;而是協助聚落改善危機、留存現有的生活方式。」除了平時深耕的文史訪談、策展教育推廣和空間修復,敬土豆團隊也不斷隨著每一年土豆音樂祭的開辦,開拓不同的新嘗試。

「我們不是夢想自己,而是夢想金門、夢想台灣,甚至夢想這個世界上,這裡有一件事情正在發生。」儘管理念浪漫爆表的行動,有著受盡質疑、吃遍閉門羹的心酸淚,但她們沒想過放棄,因為擁有一群人下班後不計酬勞的理念相挺;也有看過太多商演的台灣音響公司、中國樂團,深受土豆的簡單扎實而感動;還有不只愛好音樂的大學生,連社區媽媽、賣特產、開砂石車的居民攜老扶幼的難得景象;更有金門人告訴王苓,如果他有一天回金門,正是她們吸引他回來一起打拼。土豆音樂祭,像是一部發電機帶動了聚落復興、演化,而敬土豆團隊,更像是一座燈塔,激發在地的覺醒與驕傲、吸引更多年輕人回家,不是開發、保存的二分之選,而是走出金門的第三條路。

 

 

土豆,最在地、最私房的金門玩法

今年的土豆,不僅邀請出身金門的流氓阿德回鄉、中國的馬飛與樂隊,和多組金門在地、台灣和中國的樂團加入「小島唱遊」的行列,以音樂串聯多個聚落的在地故事,回歸到人和人的連結,也將在不可錯過的「果醬之夜」主舞台,多位樂手一起jam音樂、High翻金門。還有首次結合音樂和古厝,在少了農忙的夜晚餘暇,以「小酒館」作為更有藝術性的溫柔存在,歡迎大家就近搭帳篷體會聚落的寧靜純樸。更有「音樂教室」創作發表的「音樂早午餐」,邀請金門媽媽和在地店家,以野菜和海邊食材入菜的超私房金門美味。土豆音樂祭之所以不同,「因為這是金門長出來,每個活動都不能被複製,我們不把土豆當作『辦活動』,更像是『社會運動』。」全部都是始料未及的發生,而且沒有包袱,一起塑造出新的想像。

而且以「聚落生活」為主題,從雜貨、餐飲到理髮,再到月老牽桃花和算命都有的市集,搭上即將推出的《聚落求生指南》,幽默分享聚落秘笈,教妳如何在聚落求生和旅行,之後也可能在台灣的書店上架。歡迎大家以音樂祭的地點為主軸,中間穿插自己喜歡的戰地、古厝或美食,組成屬於妳的金門大拼盤。

曾經歷盡滄桑的浯島戰地,現在聚落再創的金門,更有一群透過土豆,為這座小島注入豐沛能量的年輕人,「這是一個活的、有生命的音樂祭!」如同一顆土豆,扎根金門的土地、迎向世界的天空,種成平常而不平凡的踏實夢想!

展開閱讀

敬金門,下榻古厝洋樓的聚落記憶

白天,跟著土豆音樂祭
唱進金門聚落生活,傾聽在地人的悠遠故事

夜晚,下榻古厝與洋樓
重現官家宅邸的閩式院落,下南洋致富而造的洋樓建築
夢一回金門,細數迭經百年歷史的新篇章

金門古寧頭官家古厝|印象古寧古厝民宿

天邊湛藍交映著古厝赭紅,陽光透過稠密的樹葉灑落下來,轉彎步入北山古寧頭,老聚落奏起特有的民生小調,撥弦著細水流長,官人古宅則與之合鳴,恍若凝止的時空,歷歷描繪──印象古寧。主人佳融保留了少見完整的三落官厝的閩式古典原味,更添上自己對金門的詮釋,交疊雋永時光。


金門北山百年老洋樓|湖畔江南-洋樓館

沿著寬敞道路,前往位在金門古寧村的北山聚落,一陣微風栩栩,妳繞過雙鯉湖,彎進小徑,這是北山聚落裡少見的閩西合璧、五腳氣型建築,也是前往南洋的李氏族人一輩子辛苦奮鬥的見證,更曾於古寧頭戰役收作國軍指揮所,湖畔江南洋樓靜謐佇立,在水一方,繾綣百年韶光,細語今昔風華。


金門金寧戰地新旅棧|北山古洋樓

金門,不只有令人嚮往的戰地風光,更有傳說中讓人心生畏懼的鬼屋洋樓!那些國共征戰後留下的斷垣殘壁,在地的人們總形容夜裡的陰森詭異。而今,卻反而是年輕旅人躍躍欲試的試膽旅棧──北山古洋樓,在湛藍天空下巍峨著過往的英雄烽火,在金燦陽光中,閃耀著曾經煙硝的彈孔和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