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 229

嘉義x謝震廷.點亮城市的光,迎向遼闊的音樂天空

當年13歲站上超級星光舞台的男孩

現在,揹著一把吉他流浪島嶼、以歌聲照亮了舞台與黑夜

他是謝震廷,將音樂和真誠獻給世界

彷彿望見那班駛過嘉南平原的火車,穿過多少青春歲月

往群山與森林的方向,往更遼闊的風景,一直走

東倚高山巍峨,西臨海峽港埠,遼闊的嘉南平原上是一落落稻穗的金黃,日光逡於北緯23.5,一列火車從城鎮街道、穿越田園,駛向阿里山森林。這個熱愛唱歌的男孩揹上了吉他,他是謝震廷,將分離和聲音裝進他的行李,將音樂和真誠獻給世界,流浪多少大城小鎮,終於回到在深夜裡亮著燈光的家──嘉義。

 

 

愛唱歌的男孩,揹著吉他走過顛簸青春期

謝震廷,年僅 13 歲就唱進超級星光大道前十強的男孩,在淡出電視螢幕之後,拿起了吉他將生活譜成音樂,也曾組過樂團、在 Livehouse 各地巡迴,2016 年更以第一張個人創作專輯《查理 Progress Reports》入圍金曲獎三項大獎,並獲得最佳新人的肯定。頂著一頭捲髮、一副黑框眼鏡,震廷看起來安靜靦腆,言談中流露超齡的成熟,但談到他最喜歡的音樂,經常在廁所和陽台放了一把吉他隨時寫歌,佯裝著靈感乍現的瞬間,笑容裡又帶有幾分頑皮的年輕氣息。

成長於台中的震廷,回憶起小時候跟著學過薩克斯風的爸爸和熱愛流行樂的媽媽一起聽劉德華、伍佰和 SHE,不但常常一家人去唱 KTV,還常常央著媽媽買唱片好讓他邊翻歌詞本邊跟著哼,也主動加入國小的合唱團,當時更為了喜歡的女生,第一次在大家面前表演就唱了〈勇氣〉。這份唱歌的熱愛,帶領他踏上第一屆「超級星光大道」的舞台,不僅讓他隨著電視熱播迅速成名,更徹底改寫了正值 13 歲敏感青春期的震廷後來的人生。除了面對父親強烈反對、父母離異的動盪,震廷也面臨變聲期而失去唱歌的信心,沒想到還在學校招致不被理解的惡意與傷害,原本以為最要好的朋友,卻是背後向同學、老師說最多壞話的雙面人,一夕背叛,幾乎毀掉他對人的信任,甚至變得不敢結交朋友。他說,「那是一個很危險很容易壞掉的年紀。」內心不斷築起高牆,唯有音樂,是他抒發所有痛苦的出口。

國二搬到嘉義梅山之後,一心渴望成為創作音樂人的震廷,在媽媽的支持下,每天都窩在房間上網自學吉他,也因為王治平老師送的 Keyboard 和電吉他,開始聽 John Mayer、接觸西洋音樂,練到手指長滿繭、彈到流血只為了變強。他 16 歲重回星光舞台證明實力,接著和高中學長組團、用自己的創作,拿下搖滾高校三項大獎,看似小型的比賽卻讓他從此拾回音樂的信心;後來更到高雄和吳汶芳組成 Double 2 樂團,打破一個人玩吉他的慣性,打開一扇獨立音樂的大門。嘉義,不只安頓了他歷經多次劇烈動盪的心,更重新讓他與音樂相處,找回對音樂最真切的愛與熱情。

 

獻給查理、獻給世界,唱出最誠懇的自己

音樂,是他和這個世界對話的方式,也是他和自我相處的成長紀錄。震廷常常在無名小站分享文字、也將音樂 Demo 放上 StreetVoice 音樂平台,並在心理醫生建議之下,開始大量閱讀,尤其是小說《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的查理,因為一場手術而變得聰明、卻也喪失原本的純真快樂,映照出他內心封閉多年的孤獨男孩,他想讓更多人知道這個故事,「我寫的是自己,也是人生的過程。」於是,他在心碎狠狠扒開愛裡的恨,在無以為力的時代控訴社會的腐爛,他在台北街頭為妳照亮黑暗,也在台東的星星部落放任自己漫無目的一直走,更在長大的世界將善良美好獻給每個人心底的查理。

「人生就是兩件事情,將就,或講究。」因為音樂前輩小宇這句話,震廷在製作人蔡政勳的指導下,秉持慢工出細活的精神,用三年的時間,將一首首歌曲熬成了首張專輯《查理 Progress Reports》,後來更獲得金曲獎的最佳新人獎。現在,他也以同樣的步調籌備下一張專輯,延伸《查理 Progress Reports》的概念,為查理續寫新的人生,並不侷限在自我的生命經歷,而期待書寫對社會、對世界的感觸,比起現代流行的小確幸、看似輕鬆寫意的人生觀,他更希望大家能關心世界同時發生的事情,而不是隨著新聞熱議過去就淡漠痲痹,這是他透過音樂,最想到達的理想遠方。

「我有時候會幻想自己是個普通的小職員,週末和朋友一起玩樂團。」震廷笑著說,他從來沒有習慣「成名」這件事,但他身在音樂行業不可能避免,也很珍惜能夠用音樂表達的機會,更期許自己的創作,「可以把音樂越做越簡單!」像喝一杯手沖的黑咖啡,誠懇質樸,而長久。

 

 

嘉義,是一段歲月,也是充滿回憶的「家」

「嘉義,給我『家』的感覺。」現在也經常回嘉義看媽媽和弟弟,震廷說,只是隨著成長階段的不同,也需要幫忙家裡分擔,「這個家有時是溫暖、有時是憤怒,充滿各種回憶,五味雜陳的家。」嘉義,對於震廷來說,象徵一段潛心音樂的歲月,是他一個人邊上網邊抱著吉他猛練的畫面,他回憶著,「那時候很苦,還曾經彈吉他彈到脫臼、關節發炎,但也是玩音樂最純粹、最開心的時期。」如同嘉義這片土地那股不輕易服膺現實,用理想奮力點亮時空的瀟灑與驕傲。

在他的眼中,嘉義是個熱情樸實的地方,人與人之間不必講曖昧的語言,能夠直白、甚至帶點髒話地往來。震廷更說他在嘉義的秘密基地,就是他生活的梅山,一個盛產梅子的村落,或到華山喝咖啡、走隧道,單純可愛的居民、緩慢舒服的生活步調,都是他從台北回來最依戀的嘉義模樣。

「這世界如果有一個盡頭,就在你心中,我知道,就在你心中。」往更寬廣的天空,他邁開腳步,往島嶼西南方走,走進沐浴日光的茶香,走進山海的豪情、土地的質樸,走進桀驁歷史與溫厚的人情記憶,他走回嘉義,「還給我,放任去流浪很久我的自由;借給我,你最堅定的等候。」

照片|謝震廷提供、人間猫攝影(Website / Facebook Instagram
場地|小城外.珈琲時光

展開閱讀

老城新風光,我們的嘉義生活嚮往

嘉義,震廷重新與音樂好好相處的家
有著質樸而直率的人們,更有著願意為理想而努力的開創精神

開城三百多年,曾經繁榮的歷史成了底蘊
青年返鄉,用美感將生活活成嚮往
在阿里山為妳留一座森林的小屋、在老市場為妳剪一幢優雅的老宅、在舊城區為妳拾一片書海的飛翔

嘉義文化路復古優雅|Antik 私人旅宿

繞過了嘉義文化路熱鬧的街區,幾棟老布行與舊家居,隱身在舊市場內的Antik,靜靜地佇立著,歷經五十年的老房子,此刻,卻有著廢墟重生後,自在的朝氣和美麗。在午後的陽光中,旅行箱裡販售古著衣物,揉合乒乓球木桌的青春,露天野餐電影院的浪漫,Antik,舊時光與新生活的美好交疊。


嘉義中正路背包書屋|書旅拾光

入夏的嘉義,沿著中正路兩道林立的老店舖紀錄曾經,清黃的燈光打亮玻璃窗內層層書牆,這裡是書旅拾光。樓下古時裝載收穫的舊牛車裝滿了書冊,清新的灰藍色也為書牆添了幾許溫柔雅致,樓上幾何色塊的抱枕為妳繽紛夢境,繾綣著書香時光,在步調沉緩的老城裡,隱隱脈動文學的生命力。


嘉義阿里山森林小屋|Metsä Mökki 嵄之山姆齊

Metsä Mökki 嵄之山姆齊被隱沒在山林最深處,四周被樟樹、櫻花、竹林懷抱著,另一面則是高山茶園,坐落於萬綠之中的白色小屋,就像是幾米筆下《星空》裡的森林小屋!日系北歐風的佈置,簡單、充滿設計感卻保有家的溫暖舒適,熱情主人不僅帶妳們看秘境日出,更有滿桌來自山林的豐盛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