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 191

金馬獎x再見瓦城.兩個人的祕密逃亡

最初的搭話,讓他和她從此命運相繫

他是她異地唯一的倚靠,她是他此路同行的伴侶

他們想望同樣的未來,卻夢著不同的夢、祕密著不同的祕密

 

「再見瓦城」,這是一條回不去的路

這是他和她,顛沛殘酷現實的愛情流離,最後的逃亡

「妳想擁有全世界,我的世界只有妳。」當她和他搭上逃離緬甸邊境的車,從此回不去了。兩個相似背景的緬甸男女,一心嚮往更富足、更美好的新生活,於是,從緬甸潛逃到泰國的繁榮城市裡,儘管在艱困的環境下彼此守護,但他們也逃不過嚴酷現實的無情試煉。《再見瓦城》,顛沛殘酷現實的愛情流離,也是他和她最後的祕密逃亡。

 

 

邊境偷渡的真實寫照

前年以《冰毒》入圍金馬最佳導演的趙德胤,七年前參與金馬電影學院時因侯孝賢的鼓勵,開始著手《再見瓦城》的劇本;如今榮膺閉幕片,趙德胤除了感謝金馬的肯定,也有如回娘家那般近鄉情卻。描述一對男女從緬甸偷渡至泰國非法打工的《再見瓦城》,從籌備階段就備受關注,不但在2014金馬創投會議獲得兩項大獎,還接連得到坎城、柏林創投的獎勵與投資,並入選本屆威尼斯影展。首次和趙德胤合作的柯震東,為了詮釋泰緬異鄉人,除了減重、曬黑,更苦練口音,片中一段超長念白,被導演讚美是天才演員。他和女主角吳可熙自然融入當地生活與人群,細膩呈現了偷渡者對新生活的渴望。

「《再見瓦城》,就是一個台灣夢背後的愛情故事。」緬甸出身的趙德胤導演,他用鏡頭記錄下數百萬東南亞年輕人渴望到台灣,透過先偷渡到泰國,辦假證件、非法打工,再想辦法來台灣逐夢。表面拍的是兩個人的心碎愛情,但裡面談的卻是這個大時代下,多數東南亞移工的真實寫照。

 

歧路夢碎的愛情悲歌

「我們不需要浪費錢來這裡辦證」、「那是你不需要,但我需要。」對話一來一往,截然不同的兩種價值觀,讓原本並肩同行的兩個人,逐漸走向相反的、甚至夢碎的道路。《再見瓦城》的開頭,由吳可熙飾演的女主角蓮青,偷渡過湄公河的畫面開展,因為沒有泰國的工作證、身分證而被迫非法打工的她,想盡辦法辦假證件,只為了謀求到曼谷工作、到台灣尋求更好的生活;而路途中結識了柯震東所飾演的男主角阿國,一次又一次幫忙她度過難關,在她最需要的時候伸出援手,也是她在異鄉的唯一依靠。

「去台灣還不是打工,有什麼差別?」然而,兩個人雖然都憧憬更美好的未來,不自覺將嚮往投射在對方身上,終究在多次衝突後,發覺他們所渴望的從來不是同一個夢!透過鏡頭真實呈現的,不僅是愛情的心碎,更由蒼茫遼闊的山野景色,帶出工廠裡酷熱而壓榨的工作環境,那些以違法身分在窮困生活裡奮力掙扎,無聲隱躲在陰暗角落裡的人們,直指人世的悲苦與荒涼。

她手裡細細梳理著工廠機器上的白線,收攏、綑綁,然後一把剪斷;他拖曳著沈重的鐵鑄滾筒,在工廠的走道上來回地走。在遙遠路途中,相偕坐在貨車後頭的兩個人,卻懷著兩個相反的夢,最後,踏上這條註定回不去的路,在此刻與未來的反覆游移間,在自己與他的體溫中,奔向世界的盡頭,秘 密 逃 亡。

圖片與資料來源:金馬影展

 

 

喜迎金馬53

2016台北金馬影展閉幕片《再見瓦城》,描寫泰緬邊境一對偷渡男女,對於新生活的嚮往與心碎的愛情,為影展畫下精彩句點,也將於129日起在台灣上映。第53屆金馬獎頒獎典禮,將在1126日晚間七點於國父紀念館舉行,並由台視主頻轉播。

展開閱讀

我和你,兩個人的祕密逃亡

我想擁有全世界。而你,就是我的世界。

將我們的祕密,藏入台中市街上的小小街屋
將我們的輕狂,鑿進九份金瓜石的山城下、岩穴裡
將我們的溫度與纏綿,留在南國的海,留在那片凝望世界的港灣

我和你,兩個人的祕密基地、浪跡天涯的癡心逃亡

台中祕密老街屋|小肆,記

走在台中國美館附近的街上,兩旁是整齊的二層樓街屋,像是一只只木造收藏盒,靜靜排列著,收納著生活的記憶。這只木盒子,外面是或深或淺的褐色紋路,緩緩掀開側邊的盒蓋,透入日光,零散的、舊時的、木質的,在盒底靜靜躺著,關於季節與日常,關於我們的「小肆,」。


金瓜石山城岩穴|散散步-岩屋

總是,我們會需要找一個遠方又不會太遠的山洞,週末從台北開車就可以到,把城市的焦慮與疲倦放在那、把曾經青春的愛與瘋狂藏在那,在山城綠意交纏的盡頭,貓輕盈地越過小溪,老房子裡的摩登空間──岩屋,九份金瓜石倚山而建。今天,我們不看海,我們在山洞裡祕密派對。


墾丁恆溫避風港|鹿過小漁港

遊客的喧囂在經過鵝鑾鼻之後遠離耳際,踩下油門迎向無邊藍天,跟隨陽光一同奔馳。當遠方的山、窗外的海臨近身旁,當世界靜得只剩下海聲和拂過臉龐的海鹹,才發現妳已抵達滿洲港口村──鹿過小漁港,遺世獨立在一排排常民住宅後,安靜地,等待妳走進,成為妳尋尋覓覓的避風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