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 190

金馬獎x一路順風.一個人的公路旅行

人生從不順風,只能順著路走

我們都是旅人,在人生的公路上,踽踽獨行

也許在哪裡遇上誰、哪個岔口錯了彎,最終都要自己走

 

鏡頭裡、鏡頭外,一個人的公路旅行

踏上了就註定不能回頭,只能「一路順風!」

「先生,去哪裡呀?」順著電影的鋪陳、公路的開展,原本各自走在人生路上的兩個人,一個小時候順手偷拐的運毒小弟,搭上一個香港來台灣待二十幾年的計程車司機,一路南下,就算走遠了路、跑錯了地方,至少有個伴,路途似乎就不那麼遙遠。《一路順風》,一句簡單不過的祝福,正因為深深知道,這條路踏上了註定波折險阻,但只要平安走過,繞遠些,又有什麼關係?

 

 

刀槍下的友誼與信任

鍾孟宏曾以《第四張畫》奪得金馬獎最佳導演,備受期待的新作《一路順風》不僅榮膺本屆金馬影展開幕片,更一舉入圍金馬獎最佳劇情片、導演、男主角、男配角、攝影、美術設計、造型設計及原創電影音樂等八項大獎。影片邀來香港喜劇巨匠許冠文詮釋一名港仔計程車司機,和飾演運毒犯的納豆,踏上充滿黑吃黑、謀殺、綁架的瘋狂公路之旅,兩人一路鬥嘴、鬥智,以黑色幽默展現人性荒謬之餘,也透露幾許溫暖。寶刀未老的許冠文和納豆的精采演出,也雙雙入圍金馬獎。

「電影永遠不誇張,電影最誇張的是人生。」鍾孟宏導演直言,「你覺得什麼東西比人生還更誇張的?」因為在新聞上看到計程車司機載乘客,繞著台灣跑了二十五小時,最後乘客卻沒付錢就落跑了,開啟一連串的電影故事,也透過電影,講起他遇到的香港司機所說起的親身經歷。

 

只求平平安安的人生

《一路順風》,看似講的是販毒走私、血腥殺戮,卻又將人性的溫暖與期待藏進其中。以戴立忍所飾演的黑道老大所往來的朋友所建構的關係,在道上做生意,沒有真正長久的友誼、也沒有永遠的敵人,穩固卻也危機四伏;對映著看來卑微而不起眼的角色,他們演繹的全是真實人生,司機和運毒小弟的來往對話中,帶出各自過往的破碎曲折,「人有不好的過去,那沒關係的,最重要的是,要做好人嘛。」

鏡頭下,不僅呈現出台灣鄉間水田和魚塭的壯闊場景,也拍出台北街頭徘徊的孤獨、郊外荒廢工寮的詭譎,以及鄉下廟口榕樹的安靜和溫暖,也藉由這樣的場景,拼接起每段對話、每次喋血對戰,也放大了每個角色在人生路途的顛簸與茫然,卻也意外地,讓每個觀影的人在破碎情節中找到某個缺口,在黑色幽默的戲裡眼淚流淌而下。

像是〈亡命之徒〉裡唱的那段,「出發了,不要問那路在哪,迎風向前,是唯一的方法。」嬉笑怒罵之下,哪怕人生從來不是一帆風順,但不用害怕,只要妳想去,就上路吧!一路逍遙而去,亡命天涯。

圖片與資料來源:金馬影展

 

 

喜迎金馬53,猜贏家抽旅宿

2016台北金馬影展由入圍八項大獎的《一路順風》揭開序幕。以黑色幽默突圍人性荒謬的《一路順風》,自1118日起在全台灣上映。第53屆金馬獎頒獎典禮,將在1126日於國父紀念館舉行。1125日前成功預測最佳劇情片,更有機會入住時尚台北的Woolloomooloo snooZe現在就去

展開閱讀

一個人出發,東海岸的公路旅行

這次,決定一個人出發
獨自開著車,馳騁在鄰近太平洋的濱海公路

在世界之外,遇見純粹的音樂與快樂
在太平洋的島嶼邊境,遺忘人世的種種繁瑣
在所有荒涼的、遙遠的、充滿海的氣味的公路上,尋回自我

遊牧山海遺世居-緩慢;尋路 石梯灣118

沿著豐濱海線,迎著海岸山脈與太平洋的遼闊,心靈紋路潛移,幾個黝黑且輪廓強烈的男人騎機車呼嘯而過,恍如隔世的山海風景,輕撫心底躁動的靈魂。而在一片海稻田的盡頭處,面山背海的石梯灣118,堅毅線條與粗獷模樣初見像是被遺忘的碉堡雛形,沉默荒蕪卻引人腳步不住地探前。


海邊嬉皮烏托邦-海或

這裡的人們很自由、這裡的靈魂很快樂,在島嶼之東,太平洋之際,海或彷彿世界之外,充滿了音樂、藝術、和平與愛,如手染布渲染之幻境,當夜晚營火升起,有人恣意拉起妳的手跳舞、手揣著啤酒,空氣裡瀰漫愉悅煙味,那長髮的男孩正叼著菸彈著吉他,伴著海聲唱出一首首迷幻搖滾。


臨海荒涼軍哨所-住海邊

是海。彎進趨往海濱的小路,在漫草間無止盡地延伸,直到看見舊式的軍事哨所,海風習習,混著海水與野草的氣味,荒涼而蒼茫。妳掮起背包,輕聲推開木門,大碉堡的廣場上,斑駁著軍綠迷彩的牆,未經修飾的原木長桌與舊式沙發,一旁晾曬衣物隨風漫擺。環行島嶼的第7天,住海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