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 180

台南x蔡柏璋.漫步街巷劇場,排練生活風景

日光勾勒城市的紋理,女孩正透過相機捕捉老屋的時光遺緒

幾個小孩從巷子裡鑽出來,奔向圍在廟埕前下棋閒談的阿公阿嬤

他走到熟悉的南台戲院,然後隨意買一張下午的電影票

 

在這座城市裡,他是導演、是演員,也是觀眾

沒有華麗的燈光與台詞,在名為日常生活的劇場──他,是蔡柏璋

日光勾勒著城市的紋理,幾個笑鬧的小孩從巷子裡鑽出來,奔向圍在廟埕前下棋閒談的阿公阿嬤,迎面而來的年輕女孩正透過相機捕捉什麼,他走到熟悉的南台戲院,然後隨意買一張下午的電影票。舞台布幕拉開,沒有匯聚的燈光,沒有誇張取寵的台詞,在這座城市裡,他是導演、是演員,也是觀眾,在名為日常生活的劇場──他,是蔡柏璋。

 

從門外到門內,初探戲劇的迷人世界

蔡柏璋,在劇場界人稱「蔡柏」的他,跨及編劇、導演與演員三大向度,創作能量豐沛,不僅是台南人劇團著名作品《K24》第一季全六集、《Re/turn》的編導,也是《Q&A》的編劇兼主演,更跨界挑戰個人演唱會、出書,並受邀與雲門舞集合作《十三聲》。一路主修戲劇的蔡柏,看似是天生的劇場鬼才,但是他說,其實戲劇並不是他當初的第一志願。

雖然聽過表演工作坊的相聲,也和姊姊看過舞台劇,但蔡柏回憶起剛進台大戲劇時,比起多數同學對於劇場的熟悉,身為班上唯一南部人的他,自卑心態將他推上了「疏離派幫主」的寶座。但因為一齣研究所學姊帶領他製作的戲劇──契訶夫《櫻桃園》,將他從原本緊閉的劇場大門外,推向門內變幻萬千的迷人世界!當時他歡送學長出國,才頓悟劇作家描寫沒落貴族離開家園的複雜情緒,赫然發現,「原來一個劇本,能夠呈現這麼多人類情感的可能!」終於激發出蔡柏想鑽研劇場這門藝術的熱情!

於是,轉系的念頭一改,他篤定投入系上的表演課,大三到美國交換更受到強烈衝擊!校內每天都有各式演出,蔡柏認為,或許美國的同學沒有比較厲害,但他們的劇場並不像台灣走小眾路線,而是所有人都能輕易參與的活動。因此,促使長期固守自己世界、疏離人群的蔡柏,卸下重重心防,全心擁抱戲劇,更將滿腔的熱血投注在他回國以後的作品,也是他在台灣劇場界打開知名度的開端。

 

擁抱舞台,創作能量無設限

多少次的排練與觀摩,都不如一次真正登台的震撼。大四回到台灣,蔡柏捨下過往獨行俠的披風,積極和朋友籌辦了歡迎所有人參與的音樂劇獨立呈現,首次挑戰二十分鐘、兩位演員的《e.play.XD之∞》劇本編導,並因此認識了在台大兼課的呂柏伸老師,不僅是他在劇場方面的啟蒙者,更牽起他與台南人劇團的緣分,那些蓄藏在他體內的創作能量,終於在舞台上獲得釋放!

他以《K24第一季》,在台灣挑戰了少見的六小時連演喜劇,詼諧又不流於表面的獨特風格,也迅速引發迴響!當時蔡柏在英國唸完碩士回來,柏伸老師邀他繼續在台南人劇團創作。近十年來,他所寫的《木蘭少女》、《Re/turn》、《Q&A》首部曲和二部曲,無不是台灣戲迷們爭相進場觀賞的作品,透過交錯的對白與時空,探尋自我,探尋人與人之間的糾葛情感,探尋隱匿在謊言和記憶裡的人生解答。蔡柏說,劇場之所以迷人,就在於「現場」,借用他景仰的英國導演Simon Mcburney的名言,「人生下來都是孤單的,但這些孤單的人在劇場裡,同時因為台上發生的某件事,他們一起哭、一起笑,忽然就不孤單了。」

今年蔡柏更挑戰獨角戲《Solo Date》,他笑稱原本的動機有點「下流」,以為一個人演出,能夠方便到各國巡演,卻不料多媒體比他預期的還要複雜。在英國愛丁堡首演時,雖知當地戲劇生態與台灣不同,每年節目多達三、四千,多元選擇也養出挑剔的觀眾,形成場內不是爆滿就是沒人的極端現象,但當蔡柏演完《Solo Date》前兩場竟有一場只來五人,讓習慣有固定觀眾的他非常挫折!不過,他也因此重新思考做一部戲的精神,以及與觀眾之間的珍貴關係,「每位觀眾,都不是理所當然買票進來的。」從不認為自己專做劇場的蔡柏,凡事有興趣就去嘗試,於是他豐富精彩的生活也反映到他的作品,以淺顯易懂的對白、不落俗套的詼諧,梳理繁複的人生疑難,讓我們笑岔了氣、濕熱了眼,卻又飽滿了心房,兼及不失細膩的劇場美感,更為「蔡柏璋」在台灣劇場的舞台上,擘下一席之地,並在觀眾心底繁榮盛放。

 

 

「台南,是我想住一輩子的城市。」

熱愛旅行、經常出國表演的蔡柏,去過三十幾個國家,旅行已經成了他的「生理需求」,藉由不斷移動來尋找自我的平衡。他更笑說,如果今天不做劇場,他很嚮往到一座不是太繁華的城市,在可以接待奧客的飯店工作,他說,「如果我走不了,就讓全世界的人走向我。」也為在旅宿界工作的人,下了最浪漫的註解。

儘管經常往外跑,「如果全世界要我選三個住一輩子的地方,無論其他兩個怎麼變,台南一定會一直在我的前三名!」除了新興路上的林師炒飯、虱目魚圓第三代等念念不忘的美味,也因為有同學爸爸開的友愛鹹酥雞、朋友在開山街上賣的冰淇淋,造就了其他城市無以復刻的「生活感」。「我們都是透過別人的眼睛,在認識自己的城市。」或許在外人眼中,台南有多麽獨特的事情,對蔡柏而言,那就是他從小長大、自然不過的環境。

繞過孔廟,沿著南門路的騎樓,在店內隨意拉了板凳坐下,剛上桌的豬腳飯泛著油光,細細咀嚼著燉得軟嫩的豬腳肉,配上溫潤的筍絲梅干,如同這座城市,數百年涵養的文化底蘊與優雅姿態,也像是蔡柏璋戲裡的人們,那樣平凡卻又無比深刻。日光漫漫,我們在台南的街巷之間,隨著他如詩的對白,詠嘆城市的記憶,演繹生活的模樣。

 

 

好評重現《安平小鎮》,獨角愛情《Solo Date

台南人劇團深情重現的《安平小鎮》,將於9月在淡水雲門、10月在台南、11月在高雄,帶你回到七〇年代的台南安平,感受安平的生活、愛情與動人的時時刻刻!而劇場全才蔡柏璋首部獨角戲《Solo Date》,不僅一人分飾多角,並透過扮/卸裝轉化與多媒體即時投影,從不同敘事觀點來重現這場追尋逝去愛人的思念之旅,將於923日至102日在淡水雲門劇場演出!《安平小鎮》購票由此去Solo Date》購票由此去

展開閱讀

在台南的生活地圖上,散散步

蔡柏說,來台南就要「走」和「吃」,「如果不愛吃東西,就別來台南」
無論是新興路上的林師炒飯、南門路上豬腳飯
或是虱目魚圓第三代,全是蔡柏從小吃到大的好滋味!

午後日光,依著兩呎寬的巷弄,彎進老屋的舊時記憶
在生活的劇場流動、在溫暖的老家轉圈,構築屬於我們的理想生活

老屋改造的驚喜劇場-開天窗

走在台南的巷弄裡,結實累累的木瓜樹、開展枝葉的青綠植栽,向著暖煦的光。來到岔路口,一幢開著大窗的透天厝,循紅色樓梯扶手攀上三樓的斜屋頂,拉起窗框角落的兩個鐵栓,雙手一推,午後的陽光在臥鋪上攤平,涼風從窗口送入,然後流動了起來──開天窗,通往迷人的未知劇場。


溫潤美好的理想家居-飛魚記憶美術館

午後三點,冬日的光撒落,隨著風,輕輕地,為前方開了一條暖陽的道。步行在台南的老巷弄裡,一窗又一窗的鑄鐵花圈,迷人得像視覺的音符,在斑駁的木門間敲出了老時光的餘韻。歷經三年的等待與構築,飛魚記憶美術館,在民族路的老巷弄間新生,用愛與理想,實踐了妳心裡最渴望的那份生活。


溫暖隨性的輕快日常-轉圈圈

彎進紅太陽的小巷裡,輕快的腳步踏成一條回家的小路,青苔與紅瓦交換著舊時光的小祕密,卻又歡心地迎接著新的旅人,在陽光點點下,輕譜出一首甜蜜的進行曲,推開轉圈圈老式的紅鐵門,小黑板上寫著妳的名字,歡迎回家!涼涼的磨石子地板消去暑夏的熱氣,邀妳踏入老家的隨性與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