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 151

九份x優人神鼓.天地人合一同聲,歲月掏石共成金

幾路蜿蜒曲折,海風襲襲、白霧茫茫,過眼一剎,日空竟乍晴。

九份的天氣正恰似與山共生的優人神鼓,在茫茫迷霧疑無路時,

轉個彎,來到山海相望的九份金瓜石。

在這裡,他們以天地為舞台,以時空為軸線,

再現如金不衰的熠熠人情、重返天地人合一的共聲鳴響。

幾路蜿蜒曲折,海風吹來嵐霧,浮雲恣意飄忽,山城在幾瞬間變得深不可測。過眼一剎,日空乍晴,眺望倚山而生的城,附山脈的條條礦道已然凋色,時間在裡頭靜止了流動。九份的山藏著秘密,在山岩粗獷石貌之下是層層結晶,凝結時空的故事,而有一群人,靜持恭敬的心在斑駁岩壁間穿梭──他們是優人,入神俯地聆聽歲月鼓動之聲,依山仰天與自然合一,在昔日的小上海、今日觀光業再起的悲情城市,用表演再現如金的九份記憶。

 

 

內省自觀才能一再成長自得

優人神鼓,1998年以經典作《聽海之心》在法國亞維儂藝術節大放異彩,廣受好評,被《世界日報》譽為最佳節目,而後世界邀訪不斷,精彩之作如《金剛心》、《天人合一》、《時間之外》。優人神鼓的前身,是劉若瑀於1988年成立的優劇場。

劉若瑀,優劇場的創辦人,曾為蘭陵劇坊的女演員,憑著對藝術的熱愛,遠赴美國紐約大學深造劇場,「我想把喜歡的事情當作一門學問,好好去學。」碩士畢業後更向劇場大師 Grotowski 學習,而這一年,改變了往後她幾十年的人生,「打開了成長的格局!」再憶起那段時光,她的眼神充滿感激, Grotowski 對身體知覺的活化教導,激發了她內在潛能,過程中有苦有淚、挑戰極限的挫折,但在咬著牙撐過之後,都是成長的養分,釀就的體悟,是對自身狀態的不斷反省。

「反省自己成長狀態,回台灣重新長大。」返台後,劉若瑀決定創立「優劇場」,「優」取自中國戲曲辭典裡第一個解釋名詞,表演者,回歸最初的「人」,並開始「溯」計畫,「重新長大,在這片生長的土地上。」她尋根台灣文化,優花了三年在四處學習古老的民間技藝,「本來什麼都做,各式各樣的藝陣都學」她說,「但其中我最喜歡小鼓。打鼓的人給我的感動最強烈,他們打著鼓,但心是沉穩的,心是不動的。」也就在這樣的機緣下,遇見了黃誌群──靈魂的擊鼓者,為優,帶往力量的新界。

 

鼓響若響,心如磐石、聲如海濤

「先打坐再打鼓,一棒一棒地好好打鼓。」從印度回來的黃誌群將「禪坐」帶回, 為日後的優人神鼓奠定基礎。「鼓聲其實是心靈的力量。」他們在木柵老泉山打坐、打拳,如修行者般的靜心修身、自我觀照,修習「活在當下」的寧靜自得。在原始山林間的沉澱,累積出《優人神鼓》,優人神鼓本是演出名,後來也因此成為團名,表演者返璞歸真,「神』是一種境界,將道藝合一而出神入化。「我們每個人都要在自己的寧靜中擊鼓;就算在很吵的地方,我們在打鼓前都還是要先打坐。」

優人神鼓漸漸走出自己的路,也開始有邀約,他們在大自然創作,平時的覺知感察就是靈感來源,「像是以小鼓創作的〈流水〉,就這麼自然而然地開展出來了。」而後延伸出完整的《聽海之心》,受邀至法國亞維儂藝術節的演出,從此打響了優人神鼓的名號。於是他們在山林裡一待就是二十餘年,成就許多經典之作。

然而,原以為能就這樣與老泉山為伍,卻在計畫修建時,遭受環保團體和學者上門抗議,「起初有些訝異,但後來才知道這個決定帶來的影響,絕非我們想像中單純。」不願破壞山林、不願為日後其他變更案開先例,優人神鼓毅然撤銷修建計畫,決定離開。我們問起當時可有掙扎?「沒有掙扎。不用這種方式,還是可以完成夢想。」劉若瑀輕描淡寫地回答,語氣溫柔,但眼神充滿堅定,她貫徹自己的藝術理念,不與自然為敵。另尋他址的機緣下,眾人為優人神鼓尋家,因而來到九份金瓜石,劉若瑀一笑,「那裡能量很強,可能就是做這決定的福報吧!」

 

 

時空凝金,閃爍夜夢黃金鄉

「山壁裡頭的黃金、水晶還有其他礦物,凝結著山的能量。」第一次到金瓜石地質公園,劉若瑀就感覺到強盛的氣勢,「好像和礦特別有緣。」她說,第一次受邀至法國的優人神鼓也是在礦石劇場演出,如今落定於山坳,是天賦予的劇場。海風襲襲地吹,白霧繚繞蔽天茫茫,雨季是九份金瓜石的浪漫,然而,對於露天練習的優人卻是挑戰,該怎麼度過冬雨綿綿的冽骨?「試著靠在山壁上。只要你告訴它,它是暖的,它就會是暖的。」劉若瑀認真地說,「自然沒有改變,但你接受它、愛它,就是它的一部分,風也會像暖流一樣擁著你。」

「來到這裡,就有一份對土地和歷史人文的責任。」離地無人、離人無事,九份金瓜石是得天獨厚的一塊金石,她招募金石優人常駐於此,除了和土地對話,也探訪耆老和居民,深入認識地方。在田野調查的過程中,優人神鼓被這座悲情城市深深感動,開始有了《黃金鄉》的草圖,「很想做齣劇,獻給這裡。」不同於以往優人神鼓的表演,劉若瑀特別選在九份昇平戲院,以歌舞劇的形式娓娓述道凝結流金歲月的往事,期待能和觀眾一同感受在這片土地上的人情溫度。

「這個地方真的是美,夜晚的九份特別美。」劉若瑀讚嘆,眺望山城,人的文明點亮了山谷,燁燁星光依附層層山脈,海天為伴,沉澱了白日的喧囂雜沓,九份金瓜石有一種遺世獨存的滄桑,出生死夢都是過眼雲煙。

與山共生的優人神鼓,在茫茫迷霧疑無路時,轉個彎,來到山海相望的九份金瓜石,感受自然的恩寵,也體會悲歡離合的人間情事。優人以天地為舞台,以時空為軸線,述說著依舊如金的地方日記,塵間幾番曲折黃金鄉,但更添其韶光風韻。昇平戲院歌舞再起,人地情縱然百轉無常,時間如篩,明日依舊如金熠熠生輝。

 

 

一月歌舞《黃金鄉》,二月史詩《愛人》

劉若瑀率領金石優人專為金瓜石與九份編創的時代歌舞劇《黃金鄉》,將於18日至10日在九份昇平戲院表演最終三場!而優人神鼓的年度史詩劇作,則與德國作曲家克利斯提安‧佑斯特 (Christian Jost)、柏林廣播電台合唱團(Rundfunkchor Berlin) 共同創作表演《愛人》LOVER,將於22528日在國家戲劇院演出!《黃金鄉》購票由此去《愛人》購票由此去

展開閱讀

時空凝金,水金九的風華記旅

曾幾何時,這裡最是燦爛繁華,曾幾何時,這裡又那般蒼涼荒茫

而今,我們從九份開始,將掏金的歲月記憶,蔓延金瓜石、綿連水湳洞

 

循優人神鼓的鳴響,探曲折山城裡的老房,遠眺碧海

回望,最迷人的如金風華

水湳洞 散散步-老宅

日治時期,金瓜石水湳洞聚落是日本私人採礦區的礦工宿舍,後來隨著政權更迭, 成為勞動階級的小小歸所。而今,這裡是主人馬丁打造散散步系列的第一間老屋民宿──簡約但細緻的日式風情、古老功法的斜屋頂與木地板、溫蘊的茶室、不藏私的湛藍海景染遇金黃幻化;老宅,如藝妓般,美得含蓄也動人。


水湳洞 散散步-閣樓

要得美景,得先登樓。一個轉角,屋簷綠意間躲著一幢日治時期的老木屋;九十年前,這裡是礦業公司提供給日本人的高級宿舍,而現在,她是主人馬丁珍愛的「閣樓」。拉開木門,老書櫃和花皮紋的彈簧老沙發、一只隨時出發的老皮箱、一頂紳士帽就掛在牆邊,時空彷彿倒轉停格,重回細膩雋永的那年代。


金瓜石 散散步-小洋樓

礦業發達的日治時期,祈堂老街是金瓜石最繁華的街市,而小洋樓,就是從前金瓜石最大、最忙碌的雜貨店。一扇扇深色的老木門牆、菱形花格的陽台圍欄,都將昔日的掏金歲月,優雅地帶了回來。封存百年韶光的旅宿,在馬丁的巧手用心下,一樓為妳準備下午茶與私房料理,二樓讓妳心心念念捨不得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