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 142

金馬影展x林書宇.敘述裡療傷,百日告別的人生必修課


他用新竹的風,風乾了
1997年的青春與猖狂
他用滿天星空,捕捉13歲的溫柔與缺憾
他用100個白天與黑夜,學習在失去之後繼續一個人的旅程

這次,林書宇導演,透過電影鏡頭
留下共同的美好記憶,走過百日,走過人生必修的告別練習

他用新竹的風,風乾了1997年的青春與猖狂;他用滿天星空,捕捉13歲的溫柔與缺憾;這次,他用100個白天與黑夜,學習告別、學習在失去之後繼續一個人的旅程。一副黑框眼鏡、學生般的黑頭髮,帶著幾絲書卷氣,林書宇導演,透過電影的對白、鏡頭的語彙,將他心裡的故事向妳娓娓道來。

 

 

迎著九降風,仰望電影的浩瀚星空

因《九降風》、《星空》受到矚目的林書宇,大三拍了第一部電影短片《嗅覺》就入圍金馬獎最佳短片,2008年又以《九降風》獲得金馬獎最佳劇本與台北、上海電影節等獎項,近期上映的《百日告別》更入圍了今年金馬獎的「最佳女主角」、「最佳原著劇本」與「最佳電影原創音樂」三個獎項!

小一到美國生活的書宇,國中時回到台灣,在新竹的實驗中學雙語部,處於習慣英文、不懂中文的語言隔閡,加上生活方式與文化價值觀的歧異,讓他根本不愛念書。然而,「國三第一次看到《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才知道原來電影會給人那種很強烈的共鳴感!」儘管那時不完全懂,卻翻轉了他對電影的體會,啟蒙他後來推甄進世新電影系。但真正開始對電影認真,卻是大一下的英聽課,班上年紀較長的同學,現在也是導演的馬躍・比吼,主動提議放映自己課餘拍的片,當場刺激到不少同學,甚至讓書宇和室友當晚就寫好劇本,向學長姊借器材、拍成第一支作品!

大三初次完成短片《嗅覺》即入圍金馬獎,給了書宇莫大的鼓勵,當兵後便直接投入電影界的他,面對不甚樂觀的大環境,跟著鄭文堂、蔡明亮等導演學習。對書宇來說,每一次的創作,都是處理跟自己的過去,並抱持不留遺憾的信念,「雖然完成後總會覺得這裡沒做好、那裡沒做好,但至少在做的過程中,努力不要讓自己有遺憾。」也因此,有了留下青春純粹的《九降風》、透過幾米繪本回望童年的《星空》,以及在敘述裡療傷的《百日告別》。

 

給自己一百天,學習告別

《百日告別》,來自書宇在妻子過世後的親身經歷,描寫失去摯愛後的哀傷與重新啟程。書宇說,最初並沒有預想結局,而是透過書寫,讓自己跟著學習告別。「想像有一個人在平行的時空裡,也同樣經歷這件事。」設定一百天的期限,跟隨筆下的兩個人邊寫邊尋找悲傷的出口,儘管他也不敢肯定是否能找到;但電影裡女主角心敏獨自到沖繩完成蜜月之旅,如同書宇當時去北海道,都是一個人的異地旅行,新的環境、新的刺激,才能比較清醒地和自己相處,跳脫原本城市和共同生活的記憶痕影,朝向某種接近出口的可能。

由於設定為「成人」的故事,書宇談及尋找演員的過程,「我不會寫了一個很好的角色,要求演員變成他;只是會希望在劇本的框架裡,和演員一起找出他好看的樣子。」就像在男主角石頭的身上看見了他的潛質,不單只是一個演員,更透過石頭看到他在故事裡的可能;而女主角林嘉欣是少數在寫劇本就想像可以詮釋的人選,她不僅有令人喜愛的親和力,人生歷練也涵養出她的深度。

累積不少拍片經驗、學院出身的書宇熟悉電影的各種手法,但他從不拘泥於特定的攝影風格,而是選擇適合每部片的方式呈現。像是《星空》,用華麗對稱的畫面,作為電影基調描繪奇幻,而《百日告別》則注重光影,貼近生活,也貼著角色走,一步步走過告別的百日。

 

 

再度入圍,對於金馬影展的期待

聊到今年《百日告別》入圍金馬獎,他說,「當然是很開心的事情,入圍前反而會很緊張。」擔任過比賽評審的他,得獎方面保持相對輕鬆的態度,雖然私心希望嘉欣獲得最佳女主角,但劇本獎就比較淡然。面對中國影片的高入圍比例,他認為每年評審的喜好差異也可能是不同風格造就的新奇感所致,但其實對台灣電影也不失為一種刺激;他認為,台灣電影仍處於《海角七號》後摸索學習的過渡期,藝術與商業片間不夠精準到位的執行,常讓影片的定位與個性模糊,但他相信,之後會慢慢找到自己的樣子。

除了國內的電影,書宇對於今年的金馬影展也相當期待,尤其是拍片間隔極久的橋口亮輔《寂寞的戀人啊》,「我很喜歡他拍的片,像是最開始的《二十歲的微熱》、前一部《幸福的彼端》,所以會特別期待!」而黑澤清獲得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的《岸邊之旅》,《紐約新鮮人》和《禁忌密室》都是書宇導演的口袋名單!

《九降風》是許多人認識林書宇的第一部電影,從《星空》窺見了青澀年紀的敏感與綺麗想像,他在電影中構築了充滿無限可能的世界。百日花開又花謝,是告別、也是紀念,將親愛的你留在我們的時光裡,思念盈著眼淚,而我帶著關於你的記憶,走向新的人生旅程。

百日告別,台灣放映時刻表由此去香港1119日正式上映,7日下午搶先試映

 

 

Dear b&b x 金馬影展,從電影中旅行,在旅行間走出自己的故事

十一月金馬月,不只是1121日的金馬獎盛會,還有讓影迷引頸期盼一整年的金馬影展!適逢美國電影曠世天才Orson Welles的百年誕辰,本屆金馬影展特別策劃「百年光影:奧森威爾斯」專題;而侯孝賢早期作品《就是溜溜的她》、《在那河畔青草青》與《風櫃來的人》,此次也是修復後的亞洲首映!看影片介紹由此去找場次表由此去購票由此去

展開閱讀

走過東海岸,一個人的旅行

翻過了幾重山、沿著台九線,在臨靠太平洋的海岸邊停留
書宇說,只要看得到海,即使住得簡單也無妨

聽著漁港的吆喝聲,深刻海的氣味
倚著大山、跟著陽光的足跡,找到心之所向
一個人的旅行,往東走,在離海最近的地方,在離自己最近的地方

花蓮 沙漠風情

風,從很遠很遠的海,翻起了浪,撞襲上邊陲島嶼的東岸,而光起落,斑駁了歲月的牆,牆又在蒼茫的野地裡生根。厚實的混凝灰牆砌了一座荒蕪之城,城裡只有一個女人、幾只陶捏的杯盤,以及恍若凝止的時空。沙漠風情,繁華落盡之後,才得以浴海重生。


台東 陽光佈居

「一路跟著陽光標誌走,就會找到我們了!」一路穿過長濱街區、穿過一片農田,往雲霧繚繞的大山漸漸靠近,彷彿在指引一個神祕未知的地方,當時我們完全沒有預想到,陽光佈居,不僅只是間美麗的民宿,而是一個,讓妳與自己重新相遇、相處、充滿能量的療癒空間。


宜蘭 The New Days

蔚藍的天漸漸鋪張開來,漁港的風景隨著車子越開越廣。下了車,攤販熱情的叫賣和微熱的海風同時襲來,瞇起眼睛,伸個懶腰,陽光烘過的新鮮交換了身體裡的氧氣,暖得不禁讓人揚起嘴角。漫步在南方澳最熱鬧的街區,隱於喧鬧、融於日常的白色旅店,The New D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