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 137

小屋唱遊x黃玠.溫暖而奔放的迷人嗓音

木吉他的溫潤質地、口琴的輕鬆隨性

天真裡又帶了點幽默風趣

他是黃玠,聽他唱唱歌,曬乾憂鬱與悲傷

和他說說話,牽著手走入香格里拉

 

今年小屋唱遊,我們一路向東,跟著黃玠出去玩!

「你像一陣風,吹過了身邊」,黃玠的歌,有著木吉他的溫潤質地、口琴的輕鬆隨性,還帶了些他獨有的幽默感。生活的點點滴滴順著他的指尖,劃過琴弦,譜成一首首歌曲,溫暖自己、也療癒了一雙雙耳朵!

 

 

頑黠療癒系,玩音樂的大男孩

許多人因為〈香格里拉〉而認識黃玠,他不僅曾在929樂團吹直笛、彈貝斯和吉他,也發行了三張個人專輯,還常與蛋堡、魏如萱等不同類型的音樂人合作。在大學時期,黃玠遇上吳志寧,兩個從高度唸書壓力解放的自由靈魂一拍即合!小時候學的是古典直笛,黃玠說,第一次看志寧邊彈吉他、邊唱自創曲,內心非常震撼,顛覆了他對創作的想像,更因為志寧一句「保證之後讓你和陳綺貞同台」而答應加入樂團!

組團零經驗的黃玠,一進929樂團,貝斯從零學起,同時跟志寧學民謠吉他,用四個和弦寫了第一首歌〈存在〉,他說,「寫歌不是為了唱給別人聽,是為了自己:但還是會拿來追女生啦!」累積不少創作的黃玠,將當兵的壓抑、對未來的迷惘寫進《綠色的日子》;為《我的高中同學》唱出踏入社會的徬徨,還有給女孩的害羞情感;更以一貫的幽默與熱情,陪妳度過《下雨的晚上》。

「和929一起表演,總是非常開心、自在!」待在929樂團時,每次表演感覺是一群人在台上玩音樂,並沒有太大壓力;發行個人專輯後,多半是一個人拿著吉他唱歌,相較於樂團,「一個人唱歌是全世界最可怕的事情之一!」,回憶起第一次在女巫店演出的焦慮,即使唱了這麼多年,演出前還是難免緊繃;不過,黃玠掩不住笑意地說,「但表演結束的掌聲,都是我一個人的!感覺很爽!」

 

唱自己的歌,改變這個世界

黃玠說,「做自己喜歡的事,不會覺得是工作,而是累積。」退伍後沒找過工作,邊玩團寫歌、邊在咖啡館打工,或許是一派樂天的精神,「只看眼前的事,不會想太遠的未來」,即使只賣了五張票也不覺得挫折,更幸運的是,媽媽不曾干涉他的決定,任他在音樂裡遨遊。

在外人看來,黃玠的音樂之路走來順遂,其實他有過一段黑暗期。發行關鍵的第三張專輯後,曾長達十一個月寫不出歌來!那種拿起吉他、想寫卻苦無靈感,只能望著窗外的黑夜直到天明的惡性循環,反反覆覆糾結成〈寂寞殺死我〉。慶幸當時有「黛安娜」巡迴暫時緩解他的瓶頸,「但過了那關之後,又覺得自己無敵了!」黃玠笑得燦爛,籌備明年TICC演唱會的同時,也不斷儲蓄創作能量,一步步往他的小巨蛋夢想前進。

戲稱以往「滿腦子情慾」,創作多是從愛情出發,現在關注更多不同面向。黃玠坦言對台灣媒體最感到憂心,「先用一連串殺人犯新聞轟炸,再給你三則小確幸」,卻鮮少報導國際大事,總令他憤怒又困惑。從不避諱社會議題的他,儘管父親是白色恐怖的受害者,家人提醒他不要「碰政治」;然而,受到身旁朋友的影響,黃玠從關心到參與,用音樂、用他的方式改變這個世界。

 

 

一路向東,跟妳唱遊去旅行

因為《大自然三部曲》去了一趟台東,右邊是綿延的山脈、左邊是廣闊的海洋,「不像平常住在都市裡沒有社交,呼吸的不是正常的空氣。」回歸自然純樸的生活,讓黃玠深深愛上,甚至自己跑去台東度假!對他而言,找個簡單的民宿,房間不用太大、東西有點舊,就是理想的旅行方式,他又忍不住補充,「但夏天還是要有冷氣啦!我很怕熱。」

正因如此,談到即將展開的「小屋唱遊 vol.3」,他格外期待到台東、花蓮,而且校園場最能感受到學生的熱情,自然流露的喜歡、專注傾聽的神情,總令他更享受表演的當下!喜愛在演出時聊天的他也說,這次的小屋唱遊,講話也會比平常表演來得多。

無論在女巫店或Legacy,我們圍繞著黃玠,靠得好近好近,只是聽他Balala地唱唱歌、聊聊天,走入彼此的內心,輕輕撫平悲傷,男孩女孩都不再憂鬱。讓他的歌牽上妳的手,走進很遠的夢裡,尚未抵達的香格里拉,讓我們一起找尋。

 

Dear b&b x Dear Musik,帶妳從台東開始,環島唱遊去!

十月小屋唱遊月!Dear b&b首次與Dear Musik合作,每週都有一位表演者/樂團的獨家專訪!不只要帶妳走進他們的歌、他們的故事,還要送妳去台東入住采虹6號,讓妳從台東開始,環島唱遊去!2015930日至1030日,前往活動網頁留言,就有機會和妳的旅伴住進台東采虹6號!現在就去:「從台東開始!環島唱遊一整月!

展開閱讀

從台東開始,山海間的唱遊

搭上火車往東行,右邊是山、左邊是海
我們相約小屋唱遊,聽黃玠、柯泯薰、依錚依靜
然後找個簡單的旅宿,彼此心窩著心

走!去學校吧!小屋唱遊一整晚
9/30台東大學、10/1東華大學、10/7師範大學,唱歌給妳聽

花蓮小和農村

車子緩緩駛進田野中的鄉間路,一道長長的白色籬笆牆從視線的左邊延展開來,純潔的白色映著鮮嫩的綠色草皮,背景是悠然的零星鳥叫,整幅畫寧靜又祥和,就像這片土地的名字一樣,花蓮壽豐鄉平和村中的一座小和農村


花蓮巷宿

拐進田邊的巷子裡,踏入一整片的青綠草地,褐色皮毛的臘腸狗、額上紮起小馬尾的約客夏犬,正在巷宿大門內搖著尾巴,男主人阿呈前來開門,熱情說著「進來吧!」,正和三隻貓玩得不亦樂乎女主人語宸也給妳一聲愉快的招呼。


台東有時回家

筆直的稻田小弄間,陽光輕灑,台東的湛藍天空住進水田秧苗的倒影裡,回頭,一棟漆白的屋子正在手拓的白色圍牆後頭,輕柔俏皮的召喚,踏過一片小小草原,和手作的木頭小羊問候,白色格子窗洩漏甜美的秘密,推開木門,歡迎有時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