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 117

花蓮 x 以莉.高露.山海稻浪間,迷人的純淨女聲

花蓮鳳林田埂間長大的以莉高露,唱出阿美族最美麗而純淨的嗓音

赤著腳,我們在田間嬉戲
唱著歌,我們望遠方山霧繚繞
吹著風,慵懶地踏浪看星星

那太平洋的浪花,無拘無束地守護著山海依舊的靈魂

小的時候,赤著雙腳,在鳳林田間嬉戲追逐,唱著阿美族的古調歌謠,看遠方山霧繚繞,或是閉上眼吹著海風,慵懶地踏浪看星星。多年後,一個有著迷人原住民輪廓的女孩,回到花蓮,背起吉他,清澈的雙眼望穿鏡頭,譜出屬於花蓮的美好樂曲──以莉.高露,那山海稻浪間的純淨女聲。

 

 

鄉下孩子追逐的台北夢

「小時候,老一輩的人總說,要好好唸書以後才能到台北工作,不要像我們一樣在太陽下流汗、吃苦。」在以莉小的時後,農民社會被剝削,長輩殷切地希望孩子去北部,追逐城市辦公室裡那吹著冷氣的夢。於是在她七歲的時候,便隨父母來到台北,開始帶著花蓮原住民的軀殼,以漢語名字「小美」,過著台北都市女孩的生活。那時她還不懂,將會面對的城市冰冷與嚴峻,而故鄉的力量,總有一天會帶著她回去。

畢業後,小美當上了服裝助理,無意見聽聞朋友提及「原舞者」正在徵團員,只是單純為了可以到處出國表演看世界,她就毅然決然辭去工作,加入了原舞者。以莉笑著說,她當時根本還不懂什麼原住民文化與理想使命,只是想去旅行罷了,卻沒想到潛意識裡那熱愛唱歌的靈魂,帶領著她,踏上了音樂這條路。

因為從小和鳳林的外婆說母語,表演原住民的古調歌謠對小美來說並不難,而原舞者的力量與使命,也讓她重審自己的身分,不只是與朋友開心唱唱跳跳,她在那裡,看著許多與自己出身相似的人,她們開始回頭認識自己的部落、認識自己是誰,也開始體會到,原來自己的文化,可以藉由歌舞,傳遞出多麼令人震撼的美麗。

 

脫掉高跟鞋,讓泥土浸潤身體

四年後,面臨舞團轉型,這時恰巧好友巴奈問她「還要不要唱歌?」於是小美重拾吉他,在民歌餐廳裡自彈自唱,翻唱著別人的口水歌。2007年,跟著老公冠宇一同去台東旅行,她開始認識了愛種田的農夫好友,也愛上土地。那時樂團的計畫告一段落,台北沈重的經濟壓力讓他們對城市感到挫敗灰心;而冠宇又一直渴望種自己的田,以莉的媽媽在花蓮鳳林有塊自己的農地,夫妻倆便決定回到花蓮,實踐理想的新生活。

剛開始的田園生活,小美的確還有些不習慣,總是在床上賴到其他農人都要起身返鄉了,她才慢慢拎著早餐踏進田裡;甚至不喜歡從前那雙塗指甲油的手,現在竟有了泥濘在指縫裡留存。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前進,小美開始感受到手中泥土的溫暖,將自己沉浸在大自然迷人的美麗之中,看雨露沾染秧苗的歡欣、望陽光撩撥稻穗的燦碩,在花蓮鳳林的這一年,小美開始真切享受種田。

後來小美與老公更決定遷往宜蘭南澳定居,與更多志同道合的農夫好友一起使用自然農法來耕種,自然農法就是不撒農藥也不施肥料,讓土地用自己的力量去維持其平衡,沒有過多的人為,這就是最好的農作方式。以莉笑著如是說,「人勞動以後頭腦就會變得簡單,容易滿足,日子也過得踏實美好。」用最自然單純的方式種田與生活,心也變得更清澈自在。

 

 

稻田山海化為音符,譜出輕快美好時刻

回歸大自然後,泥土開始滋潤心靈與歌聲,那個沮喪的台北女孩,正式脫掉高跟鞋,赤著腳踏入溫潤的泥土中。對小美來說,2009年回到故鄉花蓮是人生的中繼點,更是音樂創作最初的起點,

在那段被稻田療癒的過程,小美的創作靈感如秧苗般昂首萌發。小美開始練習寫詞作曲,將稻田山海化為音符,把過往思緒與當下感動納為詩詞,那太平洋的浪花反覆洗褪都市帶來的塵土,阿美族的美妙古調傳入耳畔,如大峽谷的空靈回音,綿延海岸線的沉澱與昂揚。她向外婆與母親要了阿美族的名字,正式用「以莉.高露」踏入樂壇,首張專輯「輕快的生活」一發行,就一舉拿下第23屆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歌手、最佳原住民語專輯與最佳新人獎!這張專輯也正是小美這段時光結實累累的金黃稻穗,謙虛、溫柔,但直入人心。

2015年,睽違四年,以莉即將在六月推出第二張個人專輯「美好時刻」,這次集結了近一百萬粉絲的募款支持,以莉更要用她親自栽種的自然農法稻米回饋支持;從哪裡來,就要從哪裡去,以莉滿心感謝種田給她的收穫。

 

在花蓮鳳林田埂間長大的以莉.高露,用阿美族最美麗而純淨的嗓音,唱出太平洋的浪花與縱谷平原間的稻香,用自己的方式,無拘無束地守護著山海依舊的靈魂,共同尋回那久違的, 美 好 時 刻 。

展開閱讀

以莉.高露偏愛的花蓮旅宿

已經移居到宜蘭南澳的以莉.高露,謙虛地說自己其實不太熟悉花蓮了

但談起昔日第一次回到花蓮種田與第一次創作的靈感就來自花蓮時,眼神依舊滿是對故鄉的熱情

 

這次請以莉挑出三間偏愛的花蓮旅宿,一起透過旅行創造自己的美好時刻!

偏愛 一整片海景 的 住海邊

在花蓮壽豐的住海邊,就在花蓮溪出海的交界處,一整片的海景,住在這裡可以在各個角落,聽著海聲放鬆休息,感覺很愜意。


偏愛 以麵包樹為名 的 麵包樹舍

這間民宿的名字「麵包樹舍」很吸引我!記得小時候七、八月份當麵包果成熟時,我家餐桌就一定會有這到菜湯!民宿讓我聯想到這道菜,讓人開心,覺得滿足。

 


偏愛 日式老房子 的 說時依舊

喜歡日式老房子的格局,在花蓮市區的說時依舊,是日治時代的老診所改建,木頭觸感和房子的味道,給人「寧靜」、「堅定」的感覺。